網站首頁  
縣區頻道: 驛城區西平縣上蔡縣平輿縣正陽縣確山縣泌陽縣汝南縣遂平縣新蔡縣
政務
中原經濟區 政策法規 業務指導 職稱教育
檔案科研 檔案學會 黨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資訊
通知公告 檔案新聞 檔案電子期刊
中原經濟區專題檔案
互動
網上調查 館藏珍品展廳 民國徽章展
利用天地 檔案征集 檔案技術
檔案文件查閱
已公開現行文件查詢 開放檔案目錄
音視頻檔案 歷史記憶 本地沿革
 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
【紅色足跡】中共七大:寶塔山下凱歌揚
作者:政策法規科  更新時間:2019/6/28

【紅色足跡】中共七大:寶塔山下凱歌揚
更新時間:2019/06/28

 
中共七大:寶塔山下凱歌揚

    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
    1945年,抗戰勝利前夜,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在這里召開。這是中共歷史上間隔期、籌備期、會期都創紀錄的一次全國代表大會。
    50天的超長會期內,中共七大在中央大禮堂構筑了我黨第一座理論大廈——毛澤東思想,使全黨在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基礎上達到空前的團結,是一次“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

開會日期屢被延宕

    1928年6月,中共六大在蘇聯莫斯科召開。之后,中共七大召開時間一延再延,至1945年在延安成功召開,中間相隔17年之久。
    其實,關于召開中共七大的動議早已有之,準備工作進行過多次,但因嚴酷的戰爭環境和主觀條件不成熟等原因,會議一再延期。
    1931年1月,中共六屆四中全會在上海舉行。會議通過的決議中,正式將召開中共七大等列為“最不可遲延”的任務,全會決定“委托新的政治局展開必須的準備工作”。之后,由于國民黨軍隊連續大規模地“圍剿”紅軍和根據地,黨要將主要精力集中于戰事,自然無力顧及召開中共七大,準備工作被迫中斷。
    1937年12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通過了關于召集中共七大的決議,并成立準備委員會。次年11月,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加緊從政治上、組織上進行大會的準備工作,同時決定了中共七大的議事日程。1939年6月、7月,中共中央書記處先后兩次發出關于中共七大的通知,規定各地要于9月1日前選舉完畢。但是,從這年冬天起,戰事迭起,國民黨在華北發動反共高潮,接著日本侵略者又加緊對抗日根據地進攻。在嚴峻的敵情面前,中共七大的籌備工作只能停止。
    到了1941年3月,局勢稍稍有了緩和,中央政治局會議再次把中共七大的籌備工作提上議事日程,審查了代表名單,并重新指定了若干代表。但不久,處于籌備階段的中共七大因故不得不再一次延期。
    1943年7月17日,中央書記處向中央政治局提出在8個月到9個月內召開中共七大的建議。8月1日,中央政治局又發出了《關于七大代表赴延安出席大會的指示》,決定中共七大改在年底舉行。后因中央政治局重新召開整風會議,已經啟動的中共七大會議進程再次中斷。

“小長征”后抵達紅色圣地

    中共七大代表懷著對黨的忠誠、對紅色圣地的向往奔赴延安。途中,他們都是便裝而行,不能攜帶武器,又要通過一道道敵人的封鎖線,一路上險象環生,遇襲犧牲的事時有發生。據檔案資料記載,新四軍和皖南地區代表們的遭遇最為慘烈。他們一行24人在到達安徽無為時,被國民黨扣押,最后全部被殺害。
    代表們有的化裝成商人、小販或乞丐,靠一雙腳板晝夜兼程;有的是由游擊隊護送來的,有的則是通過偽軍的內部關系護送來的;有的是從國外輾轉歸來的。1942年夏天,魯南鐵道游擊隊忽然接到魯南軍區的緊急通知:護送一個工作隊通過津浦鐵路,工作隊中有一位“0號”首長,務必保證他絕對安全。這位“0號”首長不是別人,正是要奔赴延安參加中共七大的劉少奇。他經過9個多月的長途跋涉,穿越103道封鎖線,行程3000多里,才安全到達延安。
    毛澤東在接見歷時15個月、克服種種艱難險阻到達延安的浙江等地的中共七大代表時,稱他們經歷了一次“小長征”。
    延安沒有大的招待所,更別提同時可以容納七八百人的招待所,大批到來的代表只能分散住宿。代表到楊家嶺開會有的是走路,有的是坐車。據有的代表后來回憶:“那時延安很少有車……更糟的是路不平,車子顛得非常厲害,把人搖來晃去,抓車邊都難抓住。”中共中央西北局秘書長歐陽欽風趣地說:“要是懷孕的婦女坐這個車子,孩子都會給顛下來。”聽到這話的人都笑起來,可他們不知道,中共七大代表、陜甘寧邊區婦聯主任白茜那時恰恰懷著孩子,但她未對任何人說起。
    糧食、蔬菜、紙張、藥品以及其他物資的供應是否充足,直接決定著中共七大能否如期舉行。為了不使中共七大因物資供應不足而再次延期,1944年下半年,黨中央就組織有關人員開始籌備會議所需物資,并根據實際情況制定了籌備物資的基本原則:因陋就簡,盡可能就地取材。
    為確保大會順利舉行,中央保衛部門還從各部隊抽調了一批軍事技能過硬、政治可靠的人員,以補充和加強會議的警衛力量。后來擔任過中央警衛局副局長的鄔吉成,當年突然接到去某軍分區學習的通知,他生前接受筆者采訪時說,“到了目的地才真相大白:學習是幌子,是為了保密,真實的目的是要送我們到延安,保衛毛主席、黨中央”。

抗戰勝利前夜的超長盛會

    1945年4月23日下午3時,延安楊家嶺中央大禮堂。在莊嚴的《國際歌》聲中,任弼時宣布:“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開幕!”
    在暴風雨般的掌聲中,穿著粗布上衣、圓口布鞋的毛澤東站了起來,用濃重的湖南口音致開幕詞《兩個中國之命運》。當時,中國面臨著兩種命運:一種是國民黨蔣介石集團所堅持的,維護大地主大資產階級統治,反共反人民,繼續使中國處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地位;一種是中國共產黨所主張的,建立獨立、自由、民主、統一、富強的新中國。對此,毛澤東在開幕詞中指出:“一種是有人已經寫了書的(指蔣介石的《中國之命運》);我們這個大會是代表另一種中國之命運,我們也要寫一本書(指毛澤東的《論聯合政府》)出來。”
    結束開幕詞時,毛澤東高聲領呼口號:“打倒日本帝國主義!中國人民解放萬歲!中國共產黨萬歲!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萬歲!”代表們振臂響應,聲震四方。
    4月24日,大會舉行全體會議,毛澤東向大會作政治報告。他寫了一個書面報告,即《論聯合政府》,會前發給代表。這個書面報告,分析了國際國內形勢,總結了抗戰中兩條路線的斗爭,闡述中國共產黨的一般綱領和具體綱領,指出中國人民的光明前途,并首次明確提出要以生產力標準來評判一個政黨的歷史作用。會上,毛澤東沒有照本宣科,而是在這個報告的基礎上就報告中的一些問題以及其他問題作了長篇口頭報告。
    毛澤東的口頭報告內容豐富,深入淺出。攝影師吳印咸一邊聆聽著毛澤東充滿智慧的話語,一邊還在不停地忙碌著,他既用攝影機又用照相機,多角度拍攝下了毛澤東富有表現力的手勢和神情。
    之后的會議中,朱德作《論解放區戰場》的軍事報告,周恩來作《論統一戰線》的長篇發言,劉少奇作《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
    中共七大原定會期較短,大會開始后,代表們紛紛要求延長,大會主席團作了專門討論,決定延長會期。為了指導大會順利進行,在小組討論期間,毛澤東經常參加各代表團和各小組的會議,非常注意聽取代表們的發言,發現問題還做一些啟發引導,讓大家進一步思考。毛澤東參加哪里的會議,哪里的會場總是十分活躍。
    中共七大共舉行了21次全體會議,是黨的歷史上舉行全體會議最多的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各代表團和小組多次召開會議,就各項報告內容展開熱烈討論,一致通過關于政治、軍事、組織方面的報告,通過政治決議案、軍事決議案和新的黨章。這些報告和決議案,總結了黨的歷史經驗,對各條戰線的任務和政策提出了具體意見,為奪取抗戰勝利、人民解放奠定了堅實的思想基礎,也為社會主義建設事業提供了理論指導。

首次無記名投票選出中央領導集體

    中共七大開幕后,新華社即通過報紙、電臺作了公開報道,很快在全國引起了強烈反響。各抗日根據地軍民紛紛舉行集會慶祝,許多黨政軍機關和民眾團體向大會發去賀電、賀信,敬獻賀幛、錦旗,延安的一些機關單位還向中共七大代表贈送紀念品。在國民黨統治區和淪陷區,中共七大提出的建立聯合政府的主張像一聲驚雷,引起強烈反響。淪陷區有的同胞發表通電,表示擁護中國共產黨的主張。《論聯合政府》等大會文獻,還被偽裝成多種版本在國民黨統治區和淪陷區廣為流傳。
    選舉中央委員會,產生新一屆中央領導集體,是中共七大的一項重要議程。在選舉中先是小組提名,經過充分討論后,進行預選,再提出正式候選人名單,最后舉行無記名投票選舉。
    經過反復醞釀和預選,6月9日下午進行了中央委員會的民主選舉。這天,主席臺前擺放的紅色木質投票箱十分醒目。票箱正面的中央,金色的麥穗圍繞著鐵錘、鐮刀構成的黨徽,左右麥穗上分別寫著“七”“大”二字,黨徽上方有一顆五角星。整個會場顯得格外莊嚴。
    投票開始前,大會宣布并通過選票檢查委員會組成人員和選舉有關事項。有選舉權的正式代表共547人,出席大會選舉的有533人,因事、因病請假或不能到會的有14人。下午3時半,大會投票開始。10日,選舉結果公布,共選出中央委員44人和候補中央委員33人。
    6月19日,中共七屆一中全會選舉出13名中央政治局委員,同時選舉毛澤東、朱德、劉少奇、周恩來、任弼時五人為中央書記處書記,這五人在中共歷史上被稱為“五大書記”。此次會議還選舉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主席、中央政治局主席、中央書記處主席。以此為標志,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國共產黨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正式形成。有代表回憶說,中共七大上大家喊“毛主席萬歲”,毛澤東接著說“我52歲”。
    中共七大是共產國際解散后中國共產黨第一次獨立自主召開的全國代表大會,正確地解決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與中國革命具體實踐相結合的問題,形成了中國共產黨集體智慧的結晶——毛澤東思想,還選舉產生了以毛澤東為核心的中央領導集體,使全黨在組織上達到空前的團結和統一。
    時間已逝,思想的力量卻從未走遠。今天步入延安中央大禮堂,依然能觸摸到歷史的痕跡,不僅是當年的陳設,還有墻上定格瞬間的歷史照片,以及照片之外一個又一個蜿蜒展開的故事……
    原載于《中國檔案報》2017年6月9日 總第3077期 第一版



友情鏈接

私彩能赚钱吗